快捷搜索:  

远大前程经典句子 远大前程英文版 10句经典

As the night was fast falling, and as the moon, being pastthe full, would not rise early, we held a little council1: a short one, forclearly our course was to lie by at the first lonely tavern2 we could find. So,they plied their oars3 once more, and I looked out for anything like a house.Thus we held on, speaking little, for four or five ll miles. It was verycold, and, a collier4 coming by us, with her gallery-fire5 smoking and flaring,looked like a comfortable home. The night was as dark by this time as it wouldbe until morning; and what light we had, seemed to come more from the riverthan the sky, as the oars in their dipping stuck at a few reflected stars

天黑得很快,偏巧这天又是下弦月,月亮不会很早升起。我们就稍稍商量了一下,可是也用不到多讨论,因为情况是明摆着的,再划下去我们一遇到冷落的酒店就得投宿。于是他们又使劲打起桨来,我则用心寻找岸上是否隐隐约约有什么房屋的模样。这样又赶了四五英里路,一路上好不气闷,大家简直不说一句话。天气非常冷,一艘煤船从我们近旁驶过,船上厨房里生着火,炊烟缕缕,火光荧荧,在我们看来简直就是个安乐家了。这时夜色已经黑透,看来就要这样一黑到天明,我们仅有的一点光亮,是乎不是来自天空,而是来自河上,一桨又一桨的,搅动着那寥寥几颗倒映在水里的寒星。

远大前程经典句子 远大前程英文版  10句经典

名著远大前程中的精彩句段

《远大前程》(第22章)中译文:
  我们谈话时,他正在把水果装进盘子里,因此一时分心,就没有想出该用一个什么确切的词。他一面忙着装水果,一面解释道:“那个就是下婚聘,也就是订婚、订亲,反正就这么个叫法,哪个词都一样。”
  “你怎么能忍受这种失望呢?”我问道。
  “嘿!”他说道,“我并不在乎这些。她是一只母老虎。”
  “郝维仙小姐?”
  “她也是,不过我指的是埃斯苔娜。这个姑娘对人刻薄、态度傲慢。变化无常,全都登峰造极了。郝维仙小姐收养她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报复天下的男人。”
  “她和郝维仙小姐是什么亲戚?”
  “什么亲戚也不是,”他说道,“仅仅是一个养女。”
  “为什么要报复天下的男人?她和天下的男人有什么怨仇?”
  “老天!皮普先生!”他说道,“难道你真的不知道?”
  我说:“我真的不知道。”
  “噢!这可是一个动听的故事,吃饭时我给你讲讲。不过现在,请恕我冒昧,我倒要先请教你一个问题。那一天你是怎么到那里去的?”
  我便告诉了他前后经过,他专心地一直听我讲完,然后大笑起来,问我事后感不感到身上痛。我并没有问他痛不痛,因为我坚信他那天被打得很痛,这是千真万确的。
  “贾格斯先生是你的监护人,有这事吗?”他继续问道。
  “是这样。”
  “他是郝维仙小姐的代理人和律师,是她唯一信赖的人,你可晓得?”
  我感到他的这一个问题把我引向了难以解答的敏感区域,便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局促不安,回答说我就是在我们两个比试的那一天在郝维仙小姐家中遇到贾格斯先生的,仅此一次,而且肯定再没见过面,只怕他也想不起来在那里曾看见过我了。
  “贾格斯先生非常诚恳地推荐我父亲当你的老师,为了这件事他亲自去找过我父亲。自然了,他也是从郝维仙小姐处听说我父亲的。因为我父亲和郝维仙小姐是表亲关系。不过,他们之间并不亲密,因为我父亲既不会奉承人,也不会巴结她。”
  赫伯特·鄱凯特是一个心怀坦白、平易近人的人,也很可爱。过去我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人,后来我也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人。他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强烈,他的每一个音容笑貌都表明他不会做出阴险卑鄙的事来。从他的仪表来看,我感到他的前途大有可为,不过同时又有什么使我想到他这一生决不会成大器、发大财。究竟为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我们刚刚相见,连饭还没有一起吃,我就对他形成了这个观念,自己也无法讲明其中的原因。
  他和以往一样,仍然面孔苍白,虽然看上去精神抖擞,意气昂扬,其实是有气无力地强撑出来的,所以他的身体并不是真正的强壮。他的面孔生得不美,但是他和蔼可亲和欣慰欢愉的表情却使他比美少年还更胜一筹。他的身段并不相称,和当年我不客气地请他吃拳头时一样,但是他的身段总是给人一种轻巧年轻的感觉。要是他穿上特拉布先生做的衣服,是不是会比我穿着更合身更漂亮,这我不能说,但是我认为,他穿那身旧衣服比起我穿这套新衣服要像样得多。
  他很善于言谈,我感到如果我沉默寡言,那既不像个年轻人,也是对他不敬的表现,所以我便告诉他我的故事,特别着重指出不允许打听我的恩主是谁。我又告诉他,我原来住在穷乡僻壤,是铁匠铺的学徒,历来不懂礼貌规矩,如果他发现我在什么方面出了笑话,就告诉我,我将不胜感激。
  “我十分愿意,”他说道,“不过我认为你不会有什么方面要我提醒的。我们今后会时常在一起,相互之间不要有隔阂,最好打破没有必要的顾虑。你是不是赞成从现在开始就直呼我的教名赫伯特?”
  我对他的好意表示感谢,并且说我很赞成。作为交换,我告诉他我的教名是菲利普。
  “我不喜欢菲利普这个名字,”他微笑着说道,“因为菲利普听起来就像拼写书里那个道貌岸然的小孩子,这个家伙懒得掉进池塘里,胖得两只眼睛都睁不开,又那么贪婪,把糕饼锁在柜子里舍不得吃,结果喂了老鼠,或者他下定决心去掏鸟窝,却被住在附近的狗熊吃了。我告诉你我喜欢叫你什么。我们彼此很和谐,你过去是打铁的,我这样说你不会在意吧?”
  “随你怎么说我都不在意的,”我答道,“不过我还没有弄懂你的意思。”
  “我平常就用汉德尔这个名字叫你怎么样?汉德尔谱过一首迷人的曲子,那曲子就叫《和谐的铁匠》。”
  “我非常喜欢这个名字。”
  “那么,亲爱的汉德尔——”他刚说完这么几个字,门就被推开了。他转身一看,说道:“晚饭来了,我请你一定要坐在桌子的首位,因为这顿饭我是托你的福。”
  我怎么也不愿听从他的安排,所以他只有坐在首位,我坐在他的对面。这顿晚餐规模虽说不大,却非常可口,从我的角度来看,简直就是市长老爷的宴席了。在如此独立自主的环境下吃饭很是自由自在,而且没有长辈们坐在旁边,四周又是伦敦城。这顿晚餐还有些吉卜赛人的风格,令我们的兴趣提高不少。晚餐本身要是用彭波契克先生的话来形容,那就是“极尽奢华”,是由咖啡馆全盘提供的,而我们这个起居室四周就像是牧草匾乏的地区,所以只有随机应变,因陋就简。送饭来的茶房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有适应我们流浪的习惯,把整套的餐具放在地板上(弄得他走路时常常会被绊倒),把松软的黄油放在圈椅上,把面包放在书架上,把乳酪放在煤篓子里,把炖鸡放在隔壁房间里我的床上——我晚上睡觉时发现被褥上沾了不少荷兰芹和黄油冻。所有这一切都使我们的晚餐吃着非常有趣,特别是当这位送饭来的侍者不在我们身边看我们吃时,我们吃得更加愉快。
  我们吃了一阵,我便提醒赫伯特,他答应过在吃饭时把郝维仙小姐的事情讲给我听。
  “是要讲的,”他答道,“我马上便说。不过我得先谈一件事,汉德尔,从伦敦的习惯来说,是不能把餐刀放进嘴里的,以免发生意外。一般来说是用叉子把食物递到嘴里去,而且放进的位置要适当,不能太里面。当然,这都是小事,是不值得大惊小怪的,只不过别人这样做,我们也依样画葫芦罢了。还有,用汤匙时不要举得过高,要放低一些。这有两点好处,一是更易于送进嘴里,归根结底吃东西是要把东西送进嘴里的;另一个好处是右边的胳膊肘就不至于像剥牡蛎一样抬得很高。”
  他如此生动活泼地向我提出友好的建议,使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我也没有感到羞愧。
  接着他说道:“现在我就来谈谈郝维仙小姐吧。你得了解,郝维仙小姐从小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子。她还是婴儿时母亲便离世而去,她父亲总是顺从她,要什么便给什么。她的父亲是你们那一带的乡绅,是啤酒作坊的老板。我弄不懂为什么啤酒作坊的老板就可以成为一流名人,而烤面包的就不能成为上流人物,但这却是无可争辩的。世道如此,司空见惯了。”

远大前程的原版名句?

我想让你什么时候哭就什么时候哭。

相关专题: 远大 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