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柴静 经典句子 查阅柴静的经典折学名句?

【1】:人最大的痛苦就是心灵没有归属,不管你知不知觉,承不承认。 --柴静
  【2】:我们对于一件事情知道的越少,就越容易形成判断,而且是越容易形成强烈的单纯判断。 --柴静 《看见》
  【3】: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没有好人和坏人,只有做了好事的人,和做了坏事的人。 --柴静 《看见》
  【4】:从尘土里来的人,能理解开怀大笑背后的酸楚,也知道幽默是面对不完美人生的最好办法。 --柴静
  【5】:“痛苦是财富,这话是扯淡。姑娘,痛苦就是痛苦,”他说,“对痛苦的思考才是财富。”陈虻 --柴静 《看见》
  【6】:许多事情,是因为有人相信,才会存在 --柴静 《看见》
  【7】:语言很多时候是假的,一起经历过的事情才是真的。 --柴静 《看见》
  【8】:不管任何人,你去告诉别人应该怎么样,这就是错的方式。 --柴静 《看见》
  【9】:没人跟你过不去,是生活本身矛盾密布。 --柴静 《看见》
【10】:我渴望呆在最静寂的角落里被最热烈的声音包围。 --柴静
这些在网上都搜的到,
希望能帮到你。

柴静 经典句子 查阅柴静的经典折学名句?

求《看见》 (柴静著)中的三句摘抄和点评,要有哲理 急求 多谢

睡前开始翻这本书,不料却看迷了眼,几欲落泪,勾起太多往事。
  
  我很少提自己学的是新闻,因为学了几年深觉误人。后来临近毕业的时候,又逢都市报崛起,实习全是跑鸡毛蒜皮的社会新闻,实在没有兴致。终归还是干了几年媒体,做的也不够出类拔萃,无言启齿。
  
  但我想说,选择做这行的人都是勇士。新闻从业者的平均寿命远远低过很多行业,晨昏颠倒是常事,节假日仍然要值班做节目出报纸。而且,做媒体的女孩子很难嫁,一是心高气傲,二是很难有男人能忍受老婆成天家也不管的在外东奔西跑。
  
  看到一些书评吐槽本国的新闻人缺乏职业精神。我想说,选择进这个行业的人,是勇士。在这个行业仍能坚守精神,那不是勇士,那一定得有一颗烈士的心,必须要把一切凡俗的顾忌都抛到脑后,随时准备着被下岗。
  
  相较而言,我当年选的工作,已然够风和日丽了。记得上岗之前,整整一个月的培训,一篇新闻稿几乎被划的全部是红圈,没有谁比谁更好,看到上面的颜色少一点,都是一件高兴的事。大学学了四年,书本里的东西,没一样用得上。老总们天天急红了眼:你们怎么就没一点常识。他们那一代的大学生,每天在宿舍里挑灯辩论家国天下,根本没办法理解我们这一代人为什么对世界的了解比一根手指还少。
  
  我是从那样每日的劈头盖脸的训斥当中,懂得什么叫做“媒体人”。看到柴静对陈虻那篇,特别能理解“我以为我失去了他,但是我没有”,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有些人,刻在你心里,就是一辈子。我们的老师,没有谁不懂新闻该怎么做,他们那一辈人的信念埋在心里,撒出来给你的,感受到都是比热茶还热的满腔血,可是,没有谁可以完全撒出那一腔血。这种苦,不是谁都能懂。
  
  可是,遇到过这样的人和事,他们会在你心里永留一种温度。你知道,你的血不会凉,你的心不会凉。这种遇见都是福气,柴静有柴静的福气,我有我的福气。因为不是谁都有福气和有温度的人在一起工作,有许多人走偏了路,跑偏了道,走到凉薄里去了。
  
  记得那时候,每天一大早在办公室坐着,就开始胆战心惊,比以前考砸了面对家长时还忐忑。做坏了稿子,老总们会急红了眼进来拍桌子。有好几次我看到他们都冲着我过来了,以为完了,结果最后一阵风过去了,不是找我的。
  
  他们对我偏爱。老头说:你有一种敏锐,能解读出里面没说的话。这种敏锐,让我深得他们的偏爱,从来没被拍桌子瞪过眼。可正是因为这种敏锐,我没办法再呆在这种苦里面。你被要求做一个心怀热血的人,然而你其实很难做到自己满意。一份工作,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己满意,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
  
  我走的时候,老总把我关在办公室,就想说服我。我铁了心要走。到现在,我不后悔,我只觉得我辜负了他们那几年的心血。我以为老头会骂我,他却什么也没说,只说:想走就走吧。
  
  已经很久我不再提及那几年的生活,虽然早已印入骨血。今天看到这本书,又想起当年编辑部的那些片段。
  
  印入骨血的东西是什么?不是因为你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黑暗。你比谁知晓了更多的真相。也不是,你看到了更多站在不同立场的话语。
  
  是一个人,不能总是孤立的以自己为圆点,却看待世界。正如柴静所说,她不喜欢文里有太多的”我“。做新闻的人,要无”我“,只有事实,没有态度和偏见。
  是一个人,不能总以”我“出发,去随意评断。更不能,以为”我“所看见的,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
  
  世界总是一定比每一个个体看到的都要更丰富。它比个体看到的世界复杂,也比个体看到的世界简单。我们无法去看清全部,但我们却不能忘记这样一种世界观。
  
  但凡”执着于我“,必然狭隘、挑剔、脆弱、易怒。只有沉入深海,才得见满眼星光。
  
  我们的心,太容易被城市的霓虹灯光所遮蔽,忘记在深海,在荒原,在高山,星星并没有消失,它只是被人类制造的都市幻象挡着。
  
  前几日我批评一个姑娘,你怎么连地理常识都不懂。她说,她父亲觉得只要学会赚钱就好了。地理有什么用。我有些生气,一个人连活着的世界都分辨不清位置,怎么能活得好。然而,假如她一辈子活在那个圈子里,她永远不懂,搞清楚大西洋和太平洋的意义在哪里。
  
  后来群里有个姑娘说起应该立法离婚后男方要补偿女方育儿费之类云云,因为女人嫁给男人,是给他家传宗接代。我对她说:狭隘的世界观,只会让人走到死胡同里去。然而假如没有遇到对她这样说的人,她一定以为:世界就是这样的,周围的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我们大部分的苦,其实都在于,沉到”我执“中去,忘记了,其实这些完全可以放下。
  
  很多人问我:怎么样才可以修炼的从容淡定一些呢。此时此刻,我才发现,为什么我晚熟,却比许多人在这条路上要走的畅快的多。
  
  因为,那几年的经历,让我学会放掉了”我执“。我对生活,不再执着于一种观念。我对世界,不再执着于”我见“。我对人性,不再执着于”缺陷“。
  
  或许你们在这本书里看见的是生命里的许多残忍,或许甚至是你们无法继续翻阅下去的苦楚故事。然而,如果你的心,只能看的到所居之斗室,一旦灯熄了,你们自然会哭泣。
  
  只有心中有深海荒原的人,眼里才有永恒的星光。
  
  永远不要放弃对这个世界的”探究“之心。一个人的生活,如果无法保存那颗探究之心,就是哀莫大于心死。
  
  也永远不要以为,你可以丢弃掉谦卑。因为,很多时候,”文艺病“真的就是谦卑的克星。即便是柴静,也还没有完全丢弃”文艺病“呢。何况比她看见”更少“的我们。

柴静说过:当你面对困难 的下一句是什么

柴静,电视台《面对面》主持人,出镜记者;《24小时》主持人 提起柴静,很多人会想到央视的名牌栏目《·时空连线》,但更多的人想到的是《新闻调查》。在期间,她曾成功报道“”,她本人也因《“”狙击战》等专题节目,成为著名的“前线”女记者。 柴静刚到央视主持《·时空连线》时,在没有名校的学历背景、不是新闻专业出身的情况下,度过了一段痛苦的适应期。柴静说自己从蹲马步开始学起基本功,流汗流血、风吹日晒。她曾经采用最笨拙的办法,像蚂蚁一点一点地搬运食物一样,竭尽全力地去学习。自己做策划,观摩同行的节目,上机编节目,熬夜到凌晨三四点。但是即使得了金奖,她也没有摆脱沮丧和不安。柴静当时的遗憾是自己没有在一线当过记者,缺乏在新闻岗位打磨的历练。 当柴静离开演播室来到《新闻调查》之后,她终于站到了她渴望的新闻现场。来到《新闻调查》报到的第一天,她就参加了《“”阻击战》的拍摄, 柴静
成为最早冒死深入第一线采访的记者之一。惊心动魄的现场气氛、摇晃的镜头、柴静身穿白色防护服的瘦弱身影和苍白的面容给观众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作为一名记者兼主持人,节目当中她是冷静客观的,她有一颗炽热的扶持弱者的心灵。她气质优雅,而又锋芒毕露。“我是柴静,火柴的柴,安静的静”,柴静因其飘逸而明慧的气质,敏锐的让人惊诧,坚定的让人心疼。 柴静始终站在离新闻最近的地方,她以她的犀利和敏锐、坚定与坚持,最终历练成为一名优秀的新闻工作者。 附最近网上流传颇广的文章《她叫柴静》 17岁。她在南方一所二流大学读书。清秀,孤独,心怀有梦。因贪恋电波里的声音无限温柔,毛遂自荐,写信给电台主持人--“可否帮我成就梦想?”信中这一句,犹为动人。去电台试播,小小梦想如蔚蓝大海涌起浪花一朵,真的实现了。且一朵不多,一朵也不少。 炎热的7月,踩着单车去录节目。往返,湿淋淋的汗,心里亦是快乐。明媚青春,她长成一株植物样的女子,春绿冬白,思无邪。喜听郑智化的儿,每次节目间播放,任由清柔的声音顺着电波,枝枝蔓蔓。19岁。拒绝做小会计的毕业安排,独自留在读书的城。无亲无友,身只影单。生日那天,口袋里没有一分钱,顶风冒雨走去电台。雨水热烈,浇透了湿淋淋的寂寞。她在节目里一吐心声:“要做一只翩飞的白鹤,飞渡寒苦的人生。”
依然是自我,心怀有梦的人。决心做一档午夜直播。游说,克服重重困难,节目定为《夜色温柔》。以后的每个周末午夜,她守着电台,如约道来:“我是柴静。火柴的柴,安静的静。” 一直喜郑智化的。苍桑温暖的曲子,多少个夜晚,穿越时空和夜雾的阻隔,慰籍暗夜里那些看不见的伤和寂寞。节目成为名档,拥有了大批听众,她的声音和电波成为这座城里的周末夜宵。 梦里不知身是客。三年的流光噼啪闪过,决定去读书,去意已决。后来,她出了第一本书《用我一辈子去忘记》。书里的一段话,这样纪录当时的心境:“我辞职去往--带着广播学院的通知书,刚够用的金钱,面目不清的未来和22岁的年纪。” 透过层层流光,彼时,这个清瘦年轻的女子,面目模糊,而眼神儿是执着的。说不清想要什么,只知道要前行。如同一个远足的人,抬头看看天,再低头赶路,天空蔚蓝。 23岁。偶然进入央视《》。新人进摄影棚,初不顺意。第一晚通宵录完节目,大哭。擦干了泪,接着做下去。现场采访内心受到震动,明白“灾民在你肩上哭泣,才是新闻的价值。”遂从主持人转型为记者,滴水藏海,她试着将自己融进新闻,做新闻里的那个人。她说自己终于明白--对世界的认识,是要行万里路才能得来。
柴静在大学演讲(6张) 年,肆虐时。她深入到一线,七次与病人面对面。苍白的小汤山病里,裹在消毒服里,一张瘦弱苍白的脸,一次次把最有力的信心带给观众。这一年里,全国的观众都记住了央视这个瘦弱勇敢的女记者。她被评为“年中国记者风云人物”。 依然做新闻。每每面对镜头,神情淡定,声音柔和。她是矜持冷静的吧,似乎并不多话,亦不善身体表达。镜头里,她只用最清简,真实的新闻语言贴近事实。素妆出镜时,清简短发,喜
欢系围巾,像个清秀的邻家女孩。时常在现场,她坐在草坪上采访,亦或面对面看着对方。柔和的声音里,每每透着坚持的,不可退让。 是的,坚持。这个清瘦的女子,内心似一片深海,铁马冰河,波澜不惊,却藏着一股巨大的能量。面对华南虎事件,面对学术造假,面对上海倒楼,她以一名新闻记者的良知和正义,剥丝去茧。待一层层伪饰的泡沫退去,冰山一角还一个。亦有温情的时候。汶川大地震,她去现场。没有对现场抢救的报道,也没有救死扶伤的呼吁。一个叫做“杨柳坪”的受灾村庄中,和灾民一起生活。《杨柳坪的七日》中,灾民说着家中的灾情,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昏暗中,她捧着一截烛头,无话,所有的力量和言语都淌在脸颊了。 网上有她的照片,不多,眼眸清亮。极爱系围巾,红的,蓝的,黑的。依然一个人,背着大包穿着平底鞋跑现场。依然安静寂寞,读书,多年不改对文字的热爱。最近一次访谈中,她以莱蒙托夫的一首诗表达当前的状态:“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它既不寻求幸福,也不逃避幸福。它只是向前航行,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她是柴静。 当热烈包围世界,她以冷静的姿态飞渡。内心有海量,她亦是一片海。心怀有梦,俯身为蓝,总向着最蓝的那片海域飞翔。

相关专题: 柴静 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