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陆犯焉识经典句子 燕归来熙的经典语录

“我一定要成为黑客!”
关小熙燃烧着小宇宙,刚要走入基础班大门,眼角的余光却正好瞄到一个黑影。
一个穿着黑色衬衫、两手空空的男人,她还来不及看清楚他的脸,他已经大步走上楼梯,看不见了。
只是那抹黑色,在这酷热的天气里,却给关小熙带来了莫名的凉意。
冰凉的,沉冷的,像日出前的最后一道寒霜。
凉薄的黑衬衫,如夜幕遥远。  而他低敛的眉眼,也是冷冷地注视着前方,像是在看你,又像是穿过了你,看往很远很远的地方。
面如沉水。
果然是他!
这是一个看了第一眼,就绝对不会再忘记的身影,哪怕于万千人潮之中,她也能一眼认出来的,那种让她怦然心跳,全身细胞都被深深吸引的感觉。
关小熙这回看清楚了他的正面,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冰冷如水单薄如水的脸。
很年轻,但又比那些男生成熟许多。
一种不属于年龄的,饱经世事的成熟。
或者说,年轻与沧桑,淡泊与刻板,孤独与荣耀,高远与苍凉,这一切,仿佛与生俱来般,在这个黑衣的男人身上共存。
那些冻雪下的种子,沉埋多少年华,终有一天,要开出盛世的花。
人生寂寞如狗血,而他们就这么狗血地输掉了。
在关小熙还是纯真少女的时候,她认为男生都应是怜香惜玉的,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发现现实和理想总是有着很大的差别。
就像骑羊驼的有可能是美少年,骑白马的也有可能是唐僧,身边怜香惜玉的主儿,她还真没见着几个。
按关某人自己大言不惭的话说,这世上,只有她不想学的东西,而没有她学不会的东西。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只是如今的时代,这两个字,却变轻了,甚至变得不伦不类。就像“黑客”两字,也掉了价。
“你是干什么的?”某人好奇问XX。
“黑客!”XX炫耀地回答。
“哇?!真的吗真的吗?” 某人激动又崇拜地惊叹.
“那黑网站、盗QQ、挂木马、远程打开摄像头,这些你都会吗?”
“废话,当然会啦!”XX得意地回答.
“只要用XX软件,再配合XX软件和XX修改器,就可以了嘛!小菜一碟!”
“哇!你好强!” 某人无比羡慕.
“那些软件都是你写的吧!好厉害啊!”
“咳……”XX无语凝噎了。
对付死缠烂打的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
师与徒,人与神,在这个激情和奸情并存的时代,传奇终于开始上演。
漫长的光阴,平静的,却铭刻了无数人的记忆。
他一个人住。除去代码程式,还是代码程式,这寄生在数据里的漫长的人生嗬……
他一跺脚,跺亮了楼道里四十瓦的声控灯,灯色昏黄,照着灰白剥落的墙壁,如那些消逝而去的岁月。岁月,却不肯告诉他答案。
如果命运开了她一场玩笑,那么他,就要做那个扳回命运的人。
“身为真正的hacker(黑客),必须随时掌握并发掘第一手的资料,这些东西,等你看到中文翻译版本时,早已过时了。千分之一秒,都是珍贵的时间。”
不敢有朋友,不敢有爱人,那些她们笑着唱着他却一个人沉默的年华,长久的孤寂,一个人忍受。
哪怕地老天荒,一辈子,两个人,也请你不要丢下我。
“师父”这两个字,一旦喊上了瘾,就如烙进生命中。
“不只是编写剧情,师父会教你,编写这一整个世界。”
如果说这一刻,叶江城的眼神能杀人。那么燕归来的眼神,则让人想自杀。
代码如时光飞速流淌。哪个更快?
仿佛有一面镜子被打破,成千上万的碎片,明晃晃地,扎在心里,映出的,分明是自己。
是不是,当人生目标从游戏等级,转移到现实能力,就意味着一个人的长大?
游戏里,版本更新了数代,那些似曾相识的场景里,却不见相识的人。
为什么日志一篇篇地增长,你却还未回来?在那个遥远的国度,你是否也和我一样,灯下形影,小桥幽水,相思如雪。喜与欢,都是那样快乐的字眼,如这即将到来的新春。我不知道,这两个字和我有无关系。我只是,很想你。
人在绝境的时候,是会急中生智的。当然,另一种说法是死要面子。
总之,人有了底气,气质就会产生质的变化。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风华天下,盛雪倾城。可是风华再美,也抵不过江湖之远。终究,还是要奔向各自的人生。
黄昏的日头,把她的背影拉得老长,长到如一卷无形的丝线,紧紧地缠绕住了二楼窗口,那一双目光中的记忆。思念,犹如那远方的地平线,落日下去,渐渐暗淡,看得见,却没有尽头。
有一种感情,在漫长的岁月里,抽丝剥茧。不是爱情,不是友情,也不是亲情。那是什么呢?
有号容易,守号难。
一个极品的号码,在圈子内,不但是身价的象征,也是实力的象征。
“我们在黑暗中,坚守着光明。”
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他连自己都很少保护过。
不跨过这道门,就无法触摸到门后的世界。
时光就这么美好而平静地往前流淌。
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走在一起,只会平添寂寞……吧!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你在我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你在我面前,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你被带走……
淡忘许久的回忆,如夜幕尽头的星光,那样美丽,却再也触摸不到。
可她终究是亿万众生中最普通的一个,时光不会因她快一秒,或者慢一秒。
你以为这么久看穿了他的一切,了解了他的一切。可一旦走近了,才发现他背后,是那无穷无尽的黑暗。如迷雾,其实什么都看不懂。
哪怕用十年,百年,无数年……只要我还在这人世间,我就要追逐光,总会有那么一天,我可以站到你身边。穷我一生,追寻你的足迹。
有神的心性,有神的本领,却没有神的阅历。这便不算真正的神。
一片叶子落下来.
关小熙拾起来,叶子依旧是青葱的颜色,却已戛然停止了它的生命.
唯有归于尘土,等待下一个春天的满树芳华,也许这是另一种长生,可是人却不如这苍茫自然,有着无穷无尽的生命。
用一生来想念,用一生来追逐。
在这个清醒又空白的人世,我只记得两个字——师父。
“我好想你。”无数个日升月落的相思,只化为出口的四个字。如果是任性,那就原谅我这一次。
哪怕师父的一句认同,她也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换取。
那些流年里的光影,尘缘中的聚散,皆随之来,随之去,而你依旧一身独往,无挂无牵,到最后,立于众神之巅,只剩风,吹过世间。
那双漆黑的、深邃如夜幕的眸子,遥望着窗外,微微仰起的脸,仿佛穿过纷乱的雨幕,看到了许久之前,那些不忍忘却的时光。时光若有痕,那又是谁的“0”与“1”?
你就在眼前,我却无法抬头看你。只能心中一遍遍地想着你……
关小熙扬着脸,窗外霓虹千里,落在她眼中的,却只有他一个人的面目。
扑火也好,溺水也罢,哪怕倾尽一生,她也想到达他所在的地方。
人生果真是充满了狗血和意外,而意外,竟是如此美好。
一株细小的嫩芽,缠绕了一代人的年华。
顶尖的黑客,就如空气。
只是心无所属,便无执著。金钱权势、红粉佳人,在他眼中,都与电路图无二。
如果内心真的住着魔鬼,那么魔鬼也会难过吗?
不是不爱,是给不了爱。
和一个不择手段的人去交锋,这怎么交?恐怕还没交上,人已经疯了。
隐藏在黑暗中的未知,如风一样无影又随行,这样的敌人,比生化武器都可怕。
热情是最好的指引,热情感动了所有人。
全身心的忙碌,总是让人忘记时间。
关小熙,这朵在他生命中乍然绽放的花,却不属于他,一夕的师徒情分,换来的,只有道别时的痛苦。
他只是她的师父,也许连师父都不是了,情人也好,师徒也罢,对再也不会相见的人,任何关系,都没有意义。时间能磨平所有的伤痛,聪明如她,想必也会理解的。
原来,她只是他无心的播种,而她却想以身相许,想涌泉想报,她有心开出的花,直到败了也无人来赏。
有没有什么能比爱情更久远?是生命还是记忆?
「我输了,燕归来,你的技术确实让我佩服,你是当之无愧的王者,我输得心服口服。只不过这场战斗,我师父最后来捣乱,我不想那么做,所以算我输,其实还没有结局,对么?燕归来,一年后的今天,再和我打一场吧。」
用的,还是他一贯骄傲的口气。
敲完字后,他就直接摁灭机箱电源,结了帐,走出网吧,门外,阳光正好,而他踏上了回到山区去支教的客车。
尽管身上已带了浓浓的酒气,但他依旧没有醉,他不能醉,心中不醉,百坛陈酒也无用,心中欲醉,一滴水就可长眠不醒,而如今,他再也不需那一滴水了,爱他的女孩,就在天明处等着他,无论如何,他都要挨到那个时候。
是的,他不惧死亡,无论是过去的他,还是现在的他,命运注定了他孓然一身,注定了他要以生命守护信仰。
可是,他爱了,他舍不得离开她。
“师父,师父,师父……师父你真的喜欢过我吗?其实,师父,从很久之前,到现在,再到很久以后,我是一直喜欢你的,师父,我们都是不合格的骗子……”
这一生,他可以面对呼啸的子弹,面对未知的命运,甚至是从容面对死亡,却无法从容面对她。
这一生,他不负天下,不负人间,却惟独负了她。
可是,网上的大神,在现实中,都是默默无闻的么?
那位戒指大神,一边谦虚地接受各人的崇拜,一边还担心着会不会被公司老板开除。
这一个圈子里的人,都是这样的么?
双重身份。
亦正亦邪。
像那传说中的……
救世主?不,他们不是万能圣母的救世主。
魔王?不,他们也不是十恶不赦的大魔王。
但是,他们却是这个时代的主角。
默默无闻,却又名扬天下。
在世界网络的最高处,他们以另一重身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可是他把憔悴也冰冻了,喜,怒,哀,乐,那些挣扎的年少时光,那些一个人头破血流的过往,那些与镜子一起裂开的伤,他把自己的一切都冰封埋藏,如万年寒霜,埋进夜幕的深处,无人可触。
如果神陨落了,如果星星从夜空消逝了,如果世界变幻了模样……百年之后,还有没有人会记得你?
那是别人的师父,不是她的,她的师父早就不要她了,早就远走他乡了,她还傻傻地等着他回来,没想到自己在师父的心里,竟没有留下任何地位。
那样温柔的口吻,是关小熙奢求而不可得的,他会对着他的挚友笑,会对着他的敬仰者笑,会对着电脑屏幕对着冰冷的代码笑,却似乎从来没有对着她笑。
她无法企及的温柔,再努力追赶,也不属于她的。
她只是他生命里仅仅存在了两年的过客,只是他到手又抛弃的徒弟——她竟然敢奢求一个当年与花阡陌、陆萧两大神人把酒笑谈的另一个神的感情。
她心中的等号,到头来只不过是可笑与荒唐。
可他不曾提到她。
像是有什么把心掏尽了,挖空了,偌大的记忆库里,只剩下孤单的倒影,她能看到光束投进来,而光束下的人早已不见了,他交代了一切,他远走他乡,他要做一件大事,他奔向自己的信仰,只剩她一个人固执地抓着他当初的倒影,烙在心里,谁也带不走,谁也看不到,一个人,生生地,疼。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命运不是游戏,死了一条命,还有两条命,命运不是采采蘑菇吃吃金币就能到达终点的,命运不会给人任何的假设,没有任何的后悔余地。他的指尖能操纵一切代码,能修改一切规则,却修改不了命运。
人,总是随着大流盲目追随的。
人,总对免费的美餐没有免疫力。
在那风声不曾到达的时光,情深似景,景深如年,那是我年少的轻狂,是距你最遥远的此方,在我最鲜艳的青春驻留的彼方。
结不是结,心不是心,圆满断开了线,相思疯魔。
这世上有没有你爱过的、却无法在一起的、再也见不到的人?所以,才有了把彼此当做替身吗?
师徒,为师者授,为徒者承,为师者为徒,为徒者为师。
两个字,一辈子,这一辈子,一个人一眼就认出了她,另一个人非要沿着记忆的疤痕才能认出她。
忘,亡心。心不死,又怎能忘。
人在最绝望的时候总会想起从前的希望,人在最难过的时候总会记起曾经的快乐。
有人急中能生智,有人急中能觉醒,有人一急,就失言。
情深缘浅不得之,忘情却是真情时。
比起人,他更相信钱。
我没有名字,又有许多的名字;我没有身份,又有许多的身份;我没有记忆,却又活过许多年。我走过许多的国度,为老头杀过许多的人,像个行尸走肉一样生活着,有时候觉得自己是恶魔,有时候又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连空气都比不上,无论在网络中,还是现实中,没有人知道我是谁,也没有人打败过我,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存在。Edward,你们中国真的有神仙吗?如果有,我想我唯一的愿望就是拥有一个真实的自己,我想知道我存在的意义……
沉默的,无声的交流,却比一切甜言蜜语都让人心安。
十年后还有友人记得你,那固然美好。
十年后记得你的人若却只是为了从你身上榨取更多,为了榨取更多所以惦记着你,那是不是,也算美好呢?
一生都潜心于数据世界的他,一生都在现实世界里沉睡,当他终于睁开他的双眼时,才发现世界已让他无所适从了,他踉跄行走在这个世界里,像一只迷途的羊。
有的女人就是这样,为了最初失去的爱情,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一次又一次寻找着过往的替身,哪怕她们心知肚明,替身终究是替身。
无论过去多少年,最初爱上又失去的那一个人,是她心中无可替代的,不会随着岁月变老的童话。
这人世间有许多东西,不是照抄可以抄来的,不是抄来了可以学到手的,不是学到手了就能运用的,不是运用了就能成名的,不是成名了就能成神的。
时光在塞纳河两岸的灯虹掠影中飞逝,转眼又是八年。
自他走后,八年了。
教堂的壁画在黑暗深处沉默地凝望着,历史翻过数页,唱诗班的少年仰起脸,烛火从未在黑夜中熄灭,天明后的咏唱声里,是又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
师父和教师不同。
教师,教的是学生。一个学生,可以聆听多个教师的教诲。
师父,教的却是徒弟。
一个徒弟,只要没有出师,那就只能有一个师父。
说站长坏话,论坛币清零。
如果一辈子都求不得,那我自陷这一刹的梦境是不是罪过?
如果一辈子都是错过 那么 神 请原谅我的一饷贪欢。
夜有多深,我爱你就有多深。
我赢了神,却输了时间。

陆犯焉识经典句子 燕归来熙的经典语录

描写“凯旋归来”的句子都有哪些?

凯旋归来[kǎixuángūilái]:现泛指被派出去的军队、组织、机构或人圆满地完成所指派的任务后载誉归来。军队获胜而归,谓之“凯旋”。

1、大家列队欢迎凯旋归来的大军。

2、我们期待着体育健儿凯旋归来。

3、木兰盔胄:相传木兰凯旋归来,看到家乡美好景致,忍不住脱下头盔,尽情享受无限风光,头盔就搁置于此。

描写“盼君归来有深意”的古诗词名句有哪些?

1、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出处:唐代李商隐的《夜雨寄北》

意思:您问归期,归期实难说准。巴山连夜暴雨,涨满秋池。

2、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出处:宋代李之仪的《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意思:日日夜夜想你,却不能见你,却共同饮着长江之水。

3、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出处:吴越王给他夫人的一封信。

意思:田间阡陌上的花开了,你可以一边赏花,一边慢慢回来,或者小路上的花儿都开了,而我可以慢慢等你回来。

4、星桥鹊驾,经年才见,想离情、别恨难穷。牵牛织女,莫是离中。

出处:宋代李清照的《行香子·七夕》

意思:鹊桥或许还未搭就,牵牛织女或许还是在离别之中未能相聚吧,猜想此时乌鹊已将星桥搭起,可牛郎、织女莫不是仍未相聚。

5、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出处:宋代晏殊《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意思:昨天夜里西风惨烈,凋零了绿树。我独自登上高楼,望尽那消失在天涯的道路。

相关专题: 描写 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