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哪有动情是意外的经典句子 哪有动情是意外类型的小说

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男主腹黑,对女主各种欺压,各种挑逗,女主感情迟钝)

(这个类似白算计,爱情随遇而安 你懂的,)

霸皇专宠(准备看,听人介绍不错 古言)

吟咏风歌(男主有点腹黑,霸气外漏,不错的文)

犹记惊鸿照影(男主绝对的腹黑,不过女主也不弱,男主设得计都看穿了,有点揪心)
嫁给林安深(现言)

逃嫁新娘

军阀老公欺上瘾(男主腹黑到了个程度了呀,女主很聪明,结局很幸福感人呐~)

我的邻居很腹黑(很好看,女主有点小笨,男主精明腹黑)
我的老公是条狼(同上,一个作者写的)
染指你是个意外(全文轻松搞笑,男主强大腹黑)
其实,楠木可依(男主强大,很宠女主)
何所冬暖何所夏凉(感觉差不多类型,看了忘记了)

终点之前

。。。
还有很多,就不一一打出了,都好看
想要我可以打包发你

哪有动情是意外的经典句子 哪有动情是意外类型的小说

哪有情是意外的番外

番外之二

  结局续写(和蟹,不解释)
  苏又清的手腕被捏的很疼,整个人几乎是被宋子休拖着走的,米白的披风已经被男人拽的变形。
  “诶,我说你走慢一点”
  不满的反抗起不到什么作用,在回宋宅的车上,宋子休的表情已经迫不及待了,一进门,他就紧紧贴着苏又清,“慢一点?”
  男人咬牙切齿,眼里是浓烈的欲望。
  他贴在她的耳际,热气一喷,诱惑的语气,迷离的眼神,苏又清顿觉悲壮,“宋宋,你丫美男计的功力,越来越深厚了!”
  宋子休没耐心了,“慢一点?待会你就会让我快一点……”
  宋子休说这句话的声音很大,宋宅众人本是狂喜的表情顿时被宋Boss雷的囧囧有神。管家止不住的抹汗,一向和苏又清亲近的阿姨也暗自嘀咕,“这么瘦,还是要多补点身体才好”
  这句话把在场人震的说不出话,阿姨顿觉目光从四面八方涌来!鸭梨大啊!
  “砰!”主卧的门一关,隔绝了视线,只剩两个人的世界。
  宋子休把苏又清放在床上,倾身盖住她,乘着男人急急解扣的空隙,苏又清翻了一个身,卷着被子滚到了床的另一边,她对宋子休咯咯笑,眼里是赤/裸裸的---欲拒还迎。
  宋子休闭眼深吸了一口气,苏又清有点惧怕他此时的眼神,压抑太久,渴望太久,写明着---我要你。
  她眉目一转,眼神微挑,羞涩的脸上偏要勾出引诱的笑容,她说:“宋宋,你轻一点嘛”
  他低沉说:“清宝贝,我要吃了你”
  说话间,他扑上床。
  日光洒满房间,两个人躺在地上,苏又清身上是青青紫紫的欢爱痕迹,宋子休身上也好不到哪去,都是被她忘情时扣出的印子。
  苏又清瘫在他的怀里,眼神还是沉醉。
  宋子休舒服的要死,低头看着苏又清。
  呵,她是他的女人。
  苏又清眯着眼睛,像只小醉猫一样趴在他胸上,手指在上面画圈圈。
  “苏又清!”宋子休一个翻身把她压在地上,“不老实了,嗯?”
  他的清清故作委屈的小模样,“是啊是啊,不老实了!”
  随即话一转,笑着说:“宋先生,你不知道么,苏小姐……欠爱爱噢”
  这腻腻歪歪的撒娇,宋子休爽死了。
  “嗯,想要爱啊……”他压着笑意,舔着她的耳朵,“晚上换成大床,让我好好……爱你”
  苏又清捏了捏他的鼻子,“色胚”
  你侬我侬,甜言蜜语的时候啦,总会出现波折,宋允清小盆友的小宇宙全面爆发,被自己老爸打发给手下,就再也不管她啦!
  小允清后知后觉时,帅气老爸早携带漂亮妈咪私逃。
  敲门声,剧烈。
  啼闹声,很剧烈。
  宋允清用力敲门哇哇大叫,“还我妈咪!还我妈咪!”
  苏又清急急穿好衣服,不停挥掉不老实的大手,宋子休郁闷的把她的内衣藏在枕头下。
  门拉开,宋允清撅着嘴伸出双手,见妈妈出来,一蹦一跳的要抱抱。
  苏又清抱起她,孩子长的很健康,她抱的有些吃力,微微向后退了两步才稳住。
  “妈妈,你在干嘛,爸爸是不是把你绑架了?”
  还未等苏又清反应,孩子很肯定的点了点头,“你被爸爸绑架了!”
  宋子休听的有点扛不住了,他套了长裤,衬衫随便敞开露出坚实的腹肌,从苏又清手里接过孩子,宋子休还有点不适应抱小孩的姿势,略显笨拙。
  宋允清小朋友圆嘟嘟的小手拍了拍他的脸,甜腻腻的喊了一句:“爸!爸!”
  宋子休满意的直点头,抱着她的手都不敢用力,女儿那么软,会不会一不小心把她捏疼。
  宋允清圆溜溜的眼睛围着宋子休打转,“你跟妈咪在房间干嘛呀?”
  那个“呀”字尾音很长,脆脆的格外好听。
  苏又清不自然的撇过头,目光停在宋子休光裸的腹部微微脸红,他的马达……真的蛮厉害。
  宋子休对女儿笑,抱着她走了几步,“允清,刚才爸爸对妈妈做的事,你也做过噢”
  孩子一脸认真,努力想了想,低下头玩着手指,然后用力摇了摇头。
  不知道。
  “允清小时候是喝什么长大的……”
  小孩嫩嫩的声音雀跃响起:“奶!!”
  苏又清一愣,随即抓狂,恨不得把眼前的男人千刀万剐。
  宋Boss啊,你干嘛笑的那么骚……
  (好了,下面的内容不喜欢的可以不看了,直接看最后两段,此番外,送个小渺童鞋,看下面,啦啦啦~)

  番外之三

  “我说你老实点行不行”
  苏又清扯了扯宋子休的衣袖小声嘀咕,阿姨已经把女儿抱去吃点心。
  “老实点?”宋子休笑出了声,“对你老实不起来”
  想到刚才女儿纯洁的跟天山雪莲般的眼神,嫩嫩的问:“妈妈,为什莫爸爸这么大了也要喝奶啊”
  苏又清嘴角抽搐,咧开嘴尴尬的笑,眼神里小飞刀“嗖嗖”射向面前笑的花枝乱颤的男人。
  “你别把女儿带坏了……”苏又清很严肃,宋子休看着她微皱的眉头,容颜舒展,春风拂面。
  他一步步靠近,双手撑着墙,把苏又清困在臂弯间,他说:“看这妈妈当的……”
  “允清是我的……”他顿了一下,声音都有点抖,“她是我的女儿”
  这个陌生的称呼宣告他有了一个新身份,心里的狂喜还夹杂着些许谨慎。
  “清清,我有多爱你,就有多爱她……最好的东西,我都会给女儿”
  他情绪有些波动,苏又清在他眼里看到很多感慨。
  “允清身边的位置,我空缺了四年,这是我没有尽到的责任,当年,是我有错在先……”
  苏又清伸手想捂住他的嘴,眼里有了点点泪光,“你别说了……”
  “呵呵”宋子休笑着握住她的手,“清清,委屈点,陪我过日子好不好”
  苏又清直点头,泪珠一颗颗掉了下来,她趴在他肩上只想着这一生,就真的这样圆满了。
  ……
  “为什么第二只小猪比第三只小猪猪要笨咧”
  “唔”苏又清被女儿这个问题难住,大眼瞪小眼,大小孩的睫毛都是又长又翘,她放下故事书帮女儿顺毛。允清拽着她的手指摇啊摇,一副求解的渴望表情。
  “来,到爸爸这儿来”
  宋子休看完公司的报表,对女儿招了招手,及时为自己的笨女人解围。
  “第二只小猪是妈妈,第三只小猪是允清,所以第二只小猪比第三只要笨啊”
  孩子“哦”了一声,看看妈妈又低头看看自己,挠着头自言自语:“我可聪明了”
  苏又清一口气卡在喉咙,女儿和宋子休穿着亲子睡衣,都是米白色的,呢绒薄料看上去软趴趴的,男人稳当的抱着女儿,眼角的纹路都透着温柔。
  宋子休抱着女儿在桌前坐定,小朋友看着满桌的文件,“啊哦”了一声,捞起最近的支票簿,在上面画圈圈。抬头时磕到老爸的下巴,摸着小脑瓜对宋子休撅嘴。
  暖黄的灯光笼罩在父女俩身上,像是镀上一层毛绒绒的浅光。
  苏又清坐在床上看着两人,心里既感慨又酸涩,这个熟悉的房间终于回来了,女儿临产期将近时,她就想回家,都说一件事的发生能让一个人一生改变。
  苏又清想到逝去的人,心里还是苦苦的,只是四年的时间,苏又清只够帮丁小瑞走出阴暗,她不欠他,但是她欠他的父母。
  生离死别之前,所谓的尘埃落定,真的需要很长的时间。
  “你看妈妈又在发呆……”
  宋子休看着苏又清,低头跟女儿说。
  “妈咪发呆的时候都是在想你噢……”允清歪着头很认真的向老爸禀报。
  “妈咪给我看了很多你的照片,书桌上都是杂志,上面好多好凶的叔叔,爸爸长的最帅!”女儿说:“妈咪每次看到你照片的时候,都是发呆的表情……”
  苏又清发现两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她抬起头笑了笑,从失神的状态回神。
  “允清乖乖的来睡觉”
  苏又清拍了拍手,朝女儿张开怀抱,孩子被她教的很听话,养成了很好的习惯,苏又清轻声把她哄入睡,手有节奏的抚摸她的背。
  宋子休吻了一下女儿的额头,“晚安……宝贝”
  苏又清仰头理了理他的头发,“你也早点休息好不好”,宋子休把她按在自己腹间,“早点休息有没有奖励,嗯?”
  他有意抽动了几下,暗示明显,想到白天的欢爱,他心里一阵翻涌,手也从苏又清的领口探了进去,皮肤光滑手感极佳。
  最后不知足的抚上她的胸,轻重不一的揉捏,感觉那颗小点在自己手心挺立。
  苏又清扭了两下,环住他的腰放也不是,抱也不是,感觉身体越来越软,“你别,允清还在旁边……”
  宋子休本来只想逗逗她,这一下自己也受不了了,索性打横抱起她,“女儿睡着了,跟你一样,小猪猪”
  他凑到她耳际,“不过清清,待会你要叫小声一点啊……”
  宋子休把她困在角落,“这个位置最好,离女儿最远”
  身着睡衣最有爱了,轻轻松松被男人扒光光,宋子休蹲了下去,顺势把苏又清的左腿架在自己肩上。
  “唔……”这个姿势,“宋宋你起来……”苏又清不习惯他的张狂,略略挣扎。
  宋子休掐住她的腰,死死定在墙壁上,“起来?”他低声笑:“那可做不到哦”
  说完,他就把头埋进她的身体,苏又清倒吸了口冷气,手□他的发间也忘了轻重,男人的舌头卷着发出声响。
  女人迷醉的表情,呵,宋子休爽歪歪,她为他动情。
  爽过一次之后,宋子休起身胸口微喘,他伸出舌尖舔着嘴唇,苏又清看到上面亮晶晶的液体,脸“唰”的一下爆红。
  男女力气悬殊,此刻只能任他摆布,宋子休回头看了看女儿,睡的跟只小猪似的。
  他放心的托起女人的屁股,将她的腿盘在自己腰间,□猛的贴上她快/感还未褪散的地方,看她不自觉的“嗯”了一声,动作更加迫不及待。
  身后是冰凉的墙,身前是火热的胸膛,男人把她悬空抵在墙上,剧烈的动着,苏又清本来还压抑着声音,后来被他弄的实在憋不住了,眼泪和呻/吟都止不住,埋在他胸前哼哼唧唧。
  两人交合处流下液体,一滴滴湿了地毯,晕开一小圈的圆。
  苏又清顺着男人的力慢慢滑到地上,嫩汪汪的屁股贴在湿湿的地毯上,胸上都是红印。
  “宋子休你……你怎么这么……”苏又清指着他,声音里都是情/欲
  “这么厉害?”他抢过话,脸上都是满足。
  “一个男人独守空房四年,只能靠色/片慰藉,清清你要理解啊……”

哪有动情是蓄意, 却也没有动情的是意外。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哪有动情是蓄意,也没有动情的是意外。应该是一个人对人动情,不是有意而为之的,也没有人专门设个圈套让自己对别人动情。动情应时应地应人应事。感情有的时候就是这样自然而然的生出来了。
动情,其实有的时候就动了,自己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原因,因为,这样人的感情才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相关专题: 哪有 情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