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银河英雄传说 经典句子

战争就快要开始了。虽不是愉快的战斗,但不打胜则毫无意义。我们已经胜算在握,请各位轻松地作战,别太勉强。这场战争只关系著国家的存亡,和个人的自由及权利相比的话,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上面这段话是我最喜欢的杨的话,有人说杨是死板不知变通的,如果他肯采用先寇布的建议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结局了.但是我要说,这正是杨个人性格中的最大的闪光点,追求真正意义上的民主主义,哪怕为此失去了生命.
在审查会这一节里,杨也对上面这句话作了解释:
「国家并不是由细胞分裂而形成个人,国家是结合一群具有主观意识的个人所构成的,在此前提下,何者为主?何者为从?在民主社会中是不辩自明的道理啊。」
「没有国家,人仍可活下去;但没有了人,国家也就不存在了。」
这句话难道不正代表着杨一生的精神追求吗?

银河英雄传说 经典句子

星河曾经写过一个关于《银河英雄传说》的评论,据说很八卦不知道谁有??

《幻想1+1》第二期收有拉拉的《周天·姑麓山合战》、江南的《蝴蝶风暴》、苏学军的《灵天》、柳文扬的《T-mail》和星河的《写实的传说》。

  写实的“传说”

  时间:年08月29日11:30

  【来源:搜狐读书频道】 【作者:星河】
  一、残酷的“黎明”

  以前读古龙的《绝代双骄》,对其中一个近乎戏谑的小细节记得特别清楚:

  主人公小鱼儿与恋人以及两位女性仇敌一起被封在一个洞中,在生死之间小鱼儿首先做的事情却是——用一些杂物建起了一座临时厕所。

  开始他的行为遭到耻笑,但后来,那些耻笑他的人不得不一一前去方便。

  第一次阅读《银河英雄传说》“黎明篇”的“死线”时,马上就联想起了这段情节。

  一般说来,有些因素是不会被文学作品所考虑的,尤其是这种不登大雅之堂之举,但是古龙却想到了。同样的,许多在生活中看似无足轻重的琐碎枝节,也同样容易被人忽略。但是,这些看似琐碎的因素也许会影响到整个事件发展的结果。有一篇文章写得不错,叫做《肉眼看不见的东西改变历史:满清为何取代大明?》,作者舍弃了诸多重大社会因素,从微不足道的鼠疫病毒谈起,论述得头头是道。作者由此告诉我们:有时候一些非主流的偶然因素,往往能影响到整个人类历史。

  而这一点,田中芳树也想到了。

  在读《银河英雄传说》之前,有人告诉我,在这个故事里体现得最重要的是谋略。但在开始阅读之后,我发现它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所谓经济因素。

  在亚姆力札会战一役前后,帝国元帅莱因哈特拟定了焦土战略,试图以逸待劳地“饿死”那些进攻的同盟军。而多达万之众的同盟军果然中计,在占领了帝国边境的数个星系之后,不得不为解决饥荒问题拿出军中物资赈济当地居民。而从同盟本土运送给养的运输舰队却在毫无防备之下遭受重创,粮草尽失,结果粮食问题引发了占领军与原住民的流血冲突,局势一发不可收拾……

  这是许多涉及“星际战争”的科幻作品都不曾考虑的因素,就像许多唯美或不唯美的武侠作品根本不会考虑人的吃喝拉撒一样。说起来“吃喝”问题偶尔还会被关注,但往往也是为情节需要而服务;但“拉撒”问题就没有人像古龙那样注意了。在很多不入流的“星际战争”科幻中,常见的也就是舰队、征战、喋血、占领……总之就是杀杀杀,几乎从来不问后勤保障问题。

  事实上不要说现代战争,即便是在古代战争中,给养之类的经济因素也是至关重要的,甚至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假如保证不了后勤供应,战争的胜负根本无从谈起。在有关成吉思汗的纪录片中,曾描述过这样一个细节:当年的蒙古军队把牛肉晾干做成干肉,把一头牛的全部肉量装进一个小袋;而这袋干肉煮熟之后,足够供200名官兵饱餐一顿。这样一来,蒙古军队在驰骋疆场攻城掠地时就没有了后顾之忧,根本无需专门的运输部队(这点就比同盟军强)。而当初蒙古军队之所以能横扫欧亚,这很可能是相当重要的原因之一。

  注重经济因素,是我初读《银河英雄传说》的最深印象。

  二、钢铁与塑料背景下的人性缺失

  我对《银河英雄传说》的了解算是相当晚的,而且至今没有看全。某年在清华大学讲座,有同学问及此书,我还以为是在说“太空英雄传奇”系列(《星球大战》系列曾被冠以此名),估计我的回答让那位提问者不知所云。

  但那时,应该是《银河英雄传说》在中国内地最风靡的时代。

  从文学角度而言,《银河英雄传说》与经典的欧美科幻作品不尽相同,至少它不拘泥于技术描写。而从整个作品结构来看,《银河英雄传说》基本是一种流水帐式的铺排格局,而不是从某一侧面和细节进行细致描述的典范。而说到它是否对人性有所刻画的时候,就颇有些争论了:喜爱者认为它反映出深刻的人性,不喜者则认为其人物平淡无奇。

  我基本上持后一种观点。所谓文学上鲜明(鲜明博客,鲜明新闻,鲜明说吧)的人物性格,并不在于读完之后能否记住他们的姓名或特点,而在于能否让我们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形象。但统观《银河英雄传说》(我读过的部分),很难让我找到这种感觉。无论是帝国的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还是同盟的杨威利,都给人一种脸谱化的印象。在读者脑海中浮现出的形象,大约就是日本卡通中年轻帅哥的样子。当然,这种形象自有其商业价值:它们往往不分阶层等级(虽说在《银河英雄传说》中特意交待了他们的出身差别),都能给人一种特别的亲和力,让读者在不知不觉中喜爱有加并自我代入。

  这不能完全归咎田中芳树,因为科幻作品,尤其是宏大的科幻作品,在刻画人物上往往显得苍白,这是已经为无数事实证明了的。科幻作家很难在充斥着钢铁和塑料味道的背景下,细致地刻画出人物的性格特点。

  一般认为,这种跨银河尺度的宇宙史诗式科幻作品,始于美国科幻大师艾萨克·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终于(至少就目前来说)乔治·卢卡斯的《星球大战》系列。

  阿西莫夫的《基地》享誉甚高,但其人物也并不出彩,它之所以成功凭借的是作家严密而出色的逻辑性。虽说描述的也是银河征战,但其中却鲜有战争,主要靠的还是斗智斗勇。而《星球大战》就简单多了,它是一个充斥着父子情仇、忠贞反叛、爱恨生死等情结的善恶故事,诸多对立情结纠缠不休,绵延贯穿故事始终,其人物也是正义与邪恶简单而直接的化身,而且越是前期作品越明显,如同一个美丽的成人童话。

  相较之下,《银河英雄传说》则更像日本卡通,它具有日本卡通故事的一切因素。或者说得更干脆一些,它是一个无需改编即可直接制作的电脑游戏脚本。美国科幻大师罗伯特·海因来因的经典科幻《星船伞兵》(电影一般译作《星河舰队》)改编成电脑游戏《星际争霸》时,为了让游戏中的角色趋于平衡,不得不人为放大某些种族的力量和作用,以使神族、人族和虫族能够相与抗衡。而将《银河英雄传说》改编成同名游戏时,显然不用这么麻烦。

  如果尚有可圈可点之处,那么《银河英雄传说》所具备的,恐怕就是所谓“宏大”了——无论从时间还是空间都是如此,无论从结构和人物都是如此。前两年走俏的奇幻作品,利用的基本上也是同一思路:只要能让人先入为主地融入其中,只要能写得篇幅够长,读者就会很自然地为作品中的人物命运牵肠挂肚,义无反顾地阅读下去。

  另外值得一提的,也许就是作者那貌似写实的态度。田中芳树似乎十分迷恋社会各阶层,尤其是上层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和互相倾轧,热衷于描写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结果使这部作品无意中也成为一部简化版的政治教科书。

  当然也有人告诉我,你必须完整地读完《银河英雄传说》,甚至诸多的外传野史,才能真正看清其中人物的性格特点,也才能更为深刻地了解到作家的思想观点。但我总觉得,真正的优秀作品,往往是可以窥一豹而见全身的。

  三、作者思维:东方抑或西方?

  关于作者田中芳树,网上已有他太多的介绍,诸如出生的时间地点在校时开始创作并获奖随后《银河英雄传说》让其大红大紫云云,真正的“银英迷”或者“田中迷”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在这里就不再赘述。但有一点值得一谈,那就是田中芳树对中国文化的所谓迷恋。

  谁都知道田中芳树酷爱中国历史,他的许多作品都以中国历史为依托,甚至干脆直接为中国古代武将作传。这也难怪,日本历史毕竟只是一些诸侯小国的小打小闹,没有如此宏大的背景。而要创作银河战史这类大手笔,就不可能那么小家子气,只好从历史悠久的中国文化中取材。

  所以尽管在《银河英雄传说》中经常可以看到欧美军服一类的西化色彩,但其骨子里还是偏东方的,常常不自觉地流露出作者的文化背景。尤其是那种无论对专制还是民主制度同样指摘的态度,也透着东方文化中看透一切的思想。而从整体结构来说,更是典型的东方模式。大家都知道,在西方畅销作品中,英雄是永远不死的——背景和故事可以变化,但英雄却总是涉身其间,永远以主角的身份在舞台中央歌唱下去。所以《三国演义》看到后来就有些没意思了,因为那些叱咤风云的大英雄们相继死去,最后落得“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着实没有什么可看的了。但田中芳树偏偏就继承了这一点,无情地让他的大英雄一个个死去,然后再创作出一个个新角色。从更深层的角度来看,也许那种脸谱化的塑造无法反映出更多的性格特征了吧。

  但是,我仍旧认为田中芳树在很多方面受到极深的西方文化影响。

  有人认为田中芳树在创作《银河英雄传说》时借鉴了《三国演义》的思路,或者说就是一部现代版的三国故事。而前述所谓“体现谋略”的说法,亦即由此而来。因为“谋略”中自然也包含有袭敌粮草的计策;诸葛亮六出祁山,反复劳师动众却尽皆无功而返,说穿了还不就是为补给所累吗?可在田中芳树这里,这一点不但被极端放大,而且还注入了现代经济的因素,这就与三国时代的思路不尽相同了。再比如针对赊粮济民的行为,田中芳树并未予以肯定,而是以同盟惨败告诫人们:现代战争容不得这种妇人之仁。而在《三国演义》当中,作者对“刘备携民渡江”的义举可是大书特书同时也是倍加赞赏的。

银河英雄传说第二册少印了哪一句话?

天哪 好难的题目……
给点提示行不行 第二册那么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是第二册台译版的杨语录
新版……因为某些我们都知道的原因把银英“阉”了……

《野望篇》第一章\暴风雨前的宁静 「对人类而言,没有完全或绝对的事。」
《野望篇》第一章\暴风雨前的宁静 「世事盛衰无常------再强大的国家终有灭亡的一天;再伟大的英雄一旦权力在握,日后也会腐化堕落。」
《野望篇》第一章\暴风雨前的宁静 「虽然你这么小心,不行的时候就是不行。」
《野望篇》第一章\暴风雨前的宁静 「显然易见的,地位愈高的人,想法愈复杂。」
《野望篇》第三章\杨舰队出击 「把敌人从据点里引诱出来,这想法不错。但是没有必要等到他们在一个地方集结完成。我们可以推算敌人集结的路线,而在途中予以各个击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敌人和我方的总兵力相当,我方可以分成两个集团,利用时间差一方攻击敌人的A、B集团,另一方则分成攻击敌人的C、D各集团。以两倍的兵力打击对方,胜利的机率应该大得多吧。也有别的方法。以整个舰队行动,先分别各个击破敌人的A、B各集团,再前往敌人的集结地点,和敌人的C、D两个集团对战。在这时候,我方可以略施小计让敌人误认己方为敌人,或者让舰队分成两方攻击对方,都可以提升战果。这个方法,先以四倍的兵力再以两倍的兵力和对方作战,胜率应该更高吧。」
《野望篇》第三章\杨舰队出击 「命运就好像是一个又老又丑的魔女一般,她恣意地为所欲为。」
《野望篇》第三章\杨舰队出击 「命运本身要是也有人性的话,它也会抗议上帝竟然安排它如此作弄人吧。但这是不可能的。其实命运不过是偶然地积习了无数人个人的意识所生成的结果,并非一种超越的存在。」
《野望篇》第三章\杨舰队出击 「所谓战术,指的是在战场中,如何调度兵马以赢得胜利的技俩。而战略指的是,如何让战术能够完全有效地发挥其功能的整体技术而言。」

《野望篇》第三章\杨舰队出击 「我并不选『最好的』,只想选『较好的』。虽然当前同盟国的在位者相当腐败,但是救国军事会议所发布的宣言你也是看到的,他们实在比现今的当权者还要糟糕啊。」
《野望篇》第三章\杨舰队出击 「……人类的能力虽然有限,但是自己也可以尽量发挥潜能向命运挑战。」
《野望篇》第五章\德奥里亚星域会战 「如果我是生在太平时代,只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历史学者罢了,搞不好还是个默默无名的小人物呢。」
《野望篇》第五章\德奥里亚星域会战 「千万不能对长辈或上司做当面的赞美。因为若对方是个软弱的人物,可能会使他变得自以为是,如果对方是个个性刚直的人,他还可能会以为你在曲意奉承而刻意疏远你。这种事千万要注意的……」
《野望篇》第五章\德奥里亚星域会战 「战争就快要开始了。虽不是愉快的战斗,但不打胜则毫无意义。我们已经胜算在握,请各位轻松地作战,别太勉强。这场战争只关系着国家的存亡,和个人的自由及权利相比的话,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野望篇》第七章\属于何人的胜利 「想要升天为神的人,是历史上的大骗子,他值得让人钦佩的地方唯有其构想力和商业才干。从古代到近代,不论是哪一个国家,有钱人不都是贵族、地主和寺院吗?」
《野望篇》第七章\属于何人的胜利 「只要是人,谁都有谋求自身安全的权利。以我而言,如果责任更轻一点的话,我或许也会选择有利的一面,更何况他人。」
《野望篇》第七章\属于何人的胜利 「人类的历史上,没有所谓的『绝对的善与绝对的恶』之战争,有的只是主观的善与主观的善之间的争斗、正义的信念与正义的信念彼此相克罢了。在单方面的侵略战争中,发动侵略的一方都认为自己才是正义的一方,战争因而永无休止。只要人类相信神及正义,世界将永无宁日。」
《野望篇》第七章\属于何人的胜利 「拥有信念就能胜利的话,世上再没有比这更轻松的事了。因为谁都想要获得胜利呀。」
《野望篇》第七章\属于何人的胜利 「信念不过是强烈的愿望而已,毫无客观的根据可言。信念愈强,视野愈小,也愈无法正确的判断和分析。大体来说,信念是一个可耻的名词,只要刊载在字典上就够了,并不用嘴说说的。」
《野望篇》第七章\属于何人的胜利 「必须在必要的时候确保必要的空间。一定的宇宙空间,只要能在一定的时候内使用就好了。为了确保永久的宇宙空间,必须设置航路地带,战场也必须加以限制,战争自然无法避免。但是没有敌人的地方,必须在没有敌人的时间内使用,不是吗?此战略构想名为『宙域管制』,由此引发的舰队决战称为『宙域支配』。」
《野望篇》第七章\属于何人的胜利 「所谓专制是什么呢?不是人民选出的为政者,利用暴力及权力剥夺了市民的自由,并进而想支配人民。也就说,诸位(救国军事会议)现在在海尼森的所作所为,便是专制的最佳榜样。」
《野望篇》第七章\属于何人的胜利 「政治的腐败并不是指政治家收取贿赂之事,那是个人的腐败而已。政
治家收取贿赂,却没有人能加以批判,这就是政治腐败。」
《野望篇》第九章\再会了!远去的日子 「有战争就必须要获胜。那么胜利的意义又在那里呢?让敌人造成许多伤亡,给敌人的社会带来损伤,使敌人的家庭离散。方向虽然不同,矢量却一样。------结果,两方面都不是我所能选择的。」
《野望篇》第九章\再会了!远去的日子 「有了地位、有了人人称羡的一切,但是这种功名金字塔越是接近顶端,立足点越窄小,危险性也就越大。」
《野望篇》第九章\再会了!远去的日子 「人会死,星星也有寿命。连宇宙这种东西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停摆。不可能只有国家能永久存在。如果国家一定要有巨大的牺牲才能存活下去的话,那么这个国家还是马上灭亡的好,谁还会在乎它?」

相关专题: 银河 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