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的千岁寒经典句子 谁读过王朔的《我的千岁寒》,说说感悟

王朔先生是我一直敬重的作家,可惜在千年之后归于寂静,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06年底王朔先生一鸣惊人,在热烈追捧和激烈谩骂中粉墨登场,给06至07年的文艺界掀起不一样的风波.先不论动机如何,毕竟人家拿出真章来了---<我的千岁寒>一书出版了.我以前就读过王朔的自选集,对他的小说水准很是放心.可这次老王写的不是小说不是散文也不是诗歌整出了宗教加剧本加谈心的大杂烩,也是真正做到了"私人写作"这一好的作家必备的要求.在王朔的大部分人看不懂的狂言和批评者口中的低劣的炒作漫骂中,我买了.是不是被忽悠,看了才知道.
全书分为六个部分,分别是我的千岁寒;宫里的日子;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也就是金刚经北京话版.王朔语>;还有剧本妄想照进现实;谈话:与孙甘露对话;最后一部分是唯物论史纲.我重点讨论前三节,因为我觉得这部分最能反应王朔现在时的精神状态和思想精髓.
我的千岁寒讲的是六祖慧能的故事,讲他如何从广东的一獠牙变成中国最伟大的禅宗祖师的过程.故事讲的很有特色.王朔采用的是一种宇宙视角.古今中外,皇朝贵胄.贩夫走卒.统统聚集在宇宙的一条粒子流里.唐朝变成了老李和小李的上下岗,打仗变成了小时候的吹糖人,捏泥人般有趣.没有讴歌,没有唾弃,有的只是一个在空中高速飞翔的脑袋架着一个眼睛在观察.篇中讲到了宿命,轮回,禅机,与了彻.
先讲宿命,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看到以下一段文字的时候,我心有戚戚焉.王朔写到"我朋友.七世也不是连着的.无论何国何地何世.只要我遇到他,他就帮我.甭管我当是什么境况,好还是不好,跟他挨上挨不上.我就欠他.后来七世朋友做完了,他又做我三世妻子,我接着欠她.她就是最早接我的,然后送去我要去的地方,送上岸,卷回来,自己在后面呜咽,这世上必须有一双眼睛让我想起来就亏心."佛家讲六道轮回,在身体回归宇宙之时也就是生命重新开始的一刻.我是信佛的,个人认为佛教早已经超出宗教层面,甚至是哲学范畴,已经达到老子所讲的大道.王朔说他在经历生死离别,精神一度崩溃的情形后开悟并写下这些文字的.文字里有互相怜悯有无可奈何也有淡定从容.我看到的是一个智者在和世人微笑着.这和王朔在接受采访时的活灵活现的状态很不一样.他应该见到了自己本性,在经历挚友去世,家庭分崩后.但在世人面前,他是一个狂妄,尖刻的痞子文人.我宁愿相信那是金刚的怒目. 王朔从重新出山的那天起就已经不是痞子了,他是金刚.
现在看禅机.慧能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与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是心动等著名偈语早被近现代所谓唯物主义哲学家批臭了.只有尘世的生活中的人才能体味其中淡淡的清香.五祖弘忍叫弟子每人写一偈语以明个人境界体会.大弟子神秀写下了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不使惹尘埃.慧能不识字请了个会字儿的写下了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诗文一出高低立现,慧能继承五祖衣钵南下传道.慧能不识字但靠着虔心向佛,时时修持,最终亦以下下人拥有上上智.曾经听过这么一个说法:经文念十万遍就不是在念经了,是一种必须,一种享受了.想来慧能就是在不断的诵读经文中让要义浸入血脉,终融合一体,得到大智慧的吧.佛说要去得西方极乐世界须得有三条件:一有大智慧二有大誓愿三得有菩提心.一般人总是认为二三容易,一要难得.诚然慧根有天份在其中,但死死守住二三要诀,迟早有一天也能得智慧,即使做不成如来,菩萨也是可以成罗汉,金刚的.这一点得为修佛之人注意.
五祖后来在岭南开宗立派,倡导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宣扬顿悟.而神秀在北方也招揽僧众,提倡渐悟.时称北秀南能.
宫里的日子主要讲的是唐高宗 ,武则天年间的事儿.虽说主讲的爱情,但其中也穿插了许多政治,人情,抉择的情节.完全是一个上好的剧本,估计拍出来会很火.在这个故事中.讲到武则天,高阳公主这帮女强人<王朔认为是被逼没辙才做女强人的,在那样的宫闱环境了.不强悍的话只有一个结局>也讲到了小李小王这俩个斗争失败的女人.总的可以看出王朔是很同情女的的,这在他现实生活,言语中也可以看出来.算是讨好了女读者女观众吧,反正王朔没缺过女人缘.
最后的金刚经是佛教的经典.当年释迦为了获得无上正觉正悟,发下大誓愿,在恒河边上的菩提树下整整坐了十年,,每晚数着和天上繁星一样多的恒河之沙.......终成一代宗师.金刚经就是他弟子记录下的他的谈话,有点像论语,都是宗师的语录.上面的经典太多了比如诸相非相,尔之所见皆是虚妄.如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佛家有个经典的说辞叫:不可说,不可说.讲究的是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对待经典亦只能如此,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一千个人读了金刚经只会看到什么是真实,善良,美好. 千岁寒算是王朔转型的力作,写小说的王朔的不见了,留下了一个对现实生活非常热爱又不愿为其所役的老王<金钱是自由意志的奴隶>.没有信仰的人是可怕的,王朔从一个游戏人间的"痞子"转变成一个虔诚的宗教信仰者,我们应为他高兴.同时也寄望这本书的广泛流传为佛教的传播立下新的功德,当然老王也是功德的受惠者。

我的千岁寒经典句子 谁读过王朔的《我的千岁寒》,说说感悟

我的千岁寒的书评

《我的千岁寒》,我从中读到了王朔的焦虑:一层焦虑是创新的焦虑,摆脱旧王朔的焦虑;另一层焦虑是对沉寂的焦虑,对被遗忘的焦虑。这本凑起的书,凸显了王朔想象力、原创力上的不足。
在中国文学乃至文化中,王朔的影响都是巨大的,他是世俗文化的代表人物,尽管某些影响完全归于他个人也不太恰当,这里也有个合力的结果。
他前期的作品以具有特色(他的个性形成几乎完全是地域性所致)和锋芒的语言、书写街区人物悲欣而获得广泛阅读,他展示的是生活的另一面,是对生活本来面目的一种恢复:王朔的成功多少是因为我们在一种矫饰的生活下活得太久了。--沉寂多年的王朔在一系列的炮轰之后推出了这本《我的千岁寒》。是的,这是一部凑起来的书,它由六篇不同类别不太相关的文字组成:《我的千岁寒》介于小说和剧本之间,它的小说气更重一些;《宫里的日子》、《妄想照进现实》是剧本;《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是对佛经的再译,北京话版;《与孙甘露对话》是一访谈;《唯物论史纲》疑似论文。
《我的千岁寒》,我从中读到了王朔的焦虑。一层焦虑是创新的焦虑,摆脱旧王朔的焦虑。旧王朔在个性化的同时也多少程式化着,也在陷入另外类型的矫饰中,痞子的腔调也开始努了,有装的成分了,而《看上去很美》的失败则让旧的他备受打击。在一则访问记中有一位编辑透露,说王朔原计划在写过童年的长篇之后(《看上去很美》)准备再写关于青年的长篇,而他没写是如何爱惜羽毛等等,其实是完全的、善良的误解--在王朔以往的中篇小说中,青年经历和经验被早早支出了,而他的写作是对经验有着很强依赖性的,一个被自己挖过的矿再挖一遍会如何呢?王朔的另一层焦虑是对沉寂的焦虑,对被遗忘的焦虑,他在聚光灯下生活得太久了,前后的落差太大,所以他意图重新浮出水面……那么,他的这次上浮带来的是什么?
《我的千岁寒》:它取材于《六祖坛经》,前三分之二有太多的东拉西扯,呓语连连,但还是有意味和质感的,想象性的唐朝南方弥漫着潮湿、传奇,间有妙语妙句。而后三分之一突然转了,折了,脱了,气息全无、规规矩矩地把六祖惠能的传奇故事摹写了一遍。在这篇文字中,靠谱的部分是我们熟悉的旧故事,而属于王朔创造性发挥的部分多少都有些不太靠谱:譬如说法海和尚在故事中的介入;譬如他这样说庙:庙,不聊了,庙就是和尚吃糖,歇转儿,出离物质观的地方,后来成了纪念堂,成了面面观,成了大使馆,成了邮局,激流中人摁下葫芦起来瓢投下物力等浮力--一报还一报的地方,譬如在文中解析一对人,生孩子,这是利己还是利他?等等等等。《宫里的日子》:阿武是武则天,老李即唐太宗李世民,小李乃唐高宗李治……在王朔本书中,这是惟一一篇完整的、没有跑太远的文字,它的细节设置有趣,然而也过于简单了。《宫里的日子》,宫廷争斗只是背景性的,概念化的,王朔给予阿武、小李和高阳公主的是琐细的、类似过家家似的秘闻逸事,性格和内心被完全滤掉了,呈现给我们的只是表象性的东西,而且近乎是香港电视剧《武则天》的简写版。《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多经》:这里至少有两点他没有做好:一是佛经和古汉语中的丰富、多解和微妙被他的再译丢失了不少;二是它应当有必要的严肃和严谨,必须觉悟!菩萨应该这样进村发动群众、菩萨不装人民的儿子、我牛掰我是罗汉这样的句子调侃得太直白。《妄想照进现实》:两个人,一间房,惟一可利用的道具是一个厕所--我敬佩王朔给自己制造了难度,这难度几乎难以想象。一部电影,全靠两个人的对话来推进,那它必须在语言和细节上下大功夫聚起魅力,善于无事生非……然而,王朔在现实和世俗的场子里浸渍太久了,他缺少上升的能力,所以它最后仅仅是一男编剧和一女演员之间的日常对话实录,特别是后半部分,王朔又虚脱了,将它变成了简单的文字游戏,脱离了叙事核心一路卖弄下去……《与孙甘露对话》:绕的是电影,剧本创作,和钱。《唯物论史纲》:全知--全能即上帝。物质全知--全能。--物质等于上帝。宇宙无限,宇宙无邪,所以宇宙不需要意志。--相互湮灭后只剩下秩序。这是书中的原话。我不懂,不敢妄言。可在一则访问记中(同样是那篇访问记)说王朔依借毒品和佛经了悟了生死如何如何,我却有大大的疑问。
这本凑起的书,凸显了王朔想象力、原创力上的不足。六篇作品,三篇有摹本,一则访谈,一则论文,真正属于自己原创的,只有一篇《妄想照进现实》,它还应当属于对日常的描摹。我不反对改写,不反对互文,但那要求你:一是以原摹本为起点,大面积发展自己,变成你对原文本的再认识,它求异;二是要在细微处深挖,它求深。王朔在这两点上都做得不够,他都是贴着旧文本,做了一些简单化、表象化的处理。另外,王朔的语言也过于拧巴了,当然不完全是语言上的问题,更多的是思绪上的问题,他太信马由缰,缺少逻辑感,就是那篇《我是谁》的自序,最后也写走了,写飞了,写散了,充满了呓语。

谈谈你对王朔写的我的千岁寒的理解

语出《论语·子罕》:“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雕,凋谢;松柏,喻栋梁之材。朱熹引谢上蔡注曰:“士穷见节义,世乱识忠臣。”(《论语集注》)荀子则把松柏喻君子:“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见君子无日不在是。”(《荀子·大略》)《庄子·让王》引孔子言曰:“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今丘抱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患,其何穷之为?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

意思是说,年岁寒冷,然后才知道松树和柏树最后萎谢的道理。比喻中仍经过严酷考验,才能识别一俱的品质。

相关专题: 岁寒 王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