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古风歌词中的经典句子大写 圆还是 古风圈的歌词写得好,还是方文山的歌词写

你这没法比的,古风圈高手多的很,只是不怎么被人知道,你这么比方文山没优势的。
我认为是古风圈那些大神写的歌词更好,《我的一个道姑朋友》、《牵丝戏》等等词都很好。方文山只是有些好的,但产量,,,我真没觉得很高。

古风歌词中的经典句子大写 圆还是 古风圈的歌词写得好,还是方文山的歌词写

关于写古风歌词的问题

你可以加一个社团,跟着里面的词作学习一下

那些绝妙的古风歌词

雪染流年
天涯沉默月色浓
竹林风 几番吹落在梦中
水落花溅出 重重
清影惊梦
天琊在手斩苍穹
扬长剑 一身傲骨在心中
一笑在回眸 倾城
白衣惊鸿
琪花满天清风舞长剑
千年风华映沧颜
红尘远
执着沧桑一念
日月当空风凌九重天
仗剑逍遥四海间
十丈红尘惟愿
听一世 落雪染流年
且看流星划长空
春秋去 山河只为你朦胧
问道青云峰 重重
清影惊梦
不管明天的东风
岁月老 山河不及你从容
风华又无双 倾城
白衣惊鸿
琪花漫天清风舞长剑
千年风华映沧颜
红尘远
执着沧桑一念
日月当空风凌九重天
仗剑逍遥四海间
十丈红尘惟愿
听一世 落雪染流年
雪舞天涯一年又一年
染乱了几度流年
一瞬间 成永远 谁与倾羡
琪花漫天清风舞长剑
千年风华映沧颜
红尘远
执着沧桑一念
日月当空风凌九重天
仗剑逍遥四海间
十丈红尘惟愿
听一世 落雪染流年

腐草为萤——银临个人原创专辑同名曲
演唱:银临
作词:择荇
作曲:银临/灰原穷
编曲/混音:灰原穷
古筝:蝶伤情
纤弱的,淤泥中妖冶,
颓废在,季夏第三月。
最幼嫩的新叶,连凋零都不屑,
何必生离死别。
圆润卵石间,缭绕重生的火种,
光阴只方寸,延续了枯荣。
淋漓草檐下,谁撞入窗前旧灯笼,
擦亮了,仓促的重逢。
于青萍之末,风露更婆娑,
还以为此刻,恰逢因果。
是春秋开落,或夤夜闪烁,
哪个更值得,一错再错。
蛰伏的,随断茎摇曳,
腾空在,一花一世界。
躯壳快要冷却,华筵还剩几夜?
思念旦暮未歇。
清浅池塘边,重生破土的冲动,
天地正玲珑,殡葬了飞虫。
迢迢河汉间,有磷火坠地如彗锋,
奢望着,能生死相拥。
于青萍之末,风露更婆娑,
还以为此刻,恰逢因果。
是春秋开落,或夤夜闪烁,
谁情愿将错就错。
于盛夏之末,入夜仍灼热,
又一场离合,开始凄恻。
是扇底闪躲,或雨水摧折,
哪里都值得,恋恋不舍。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 Lom
词:陆菱纱
曲:タイナカサチ
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
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
你眼中有柔情千种
如脉脉春风 冰雪也消融
那年长街春意正浓
策马同游 烟雨如梦
檐下躲雨
望进一双深邃眼瞳
宛如华山夹着细雪的微风
雨丝微凉
风吹过暗香朦胧
一时心头悸动 似你温柔剑锋
过处翩若惊鸿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一笔一画斟酌着奉送
甘愿卑微换个笑容
或沦为平庸
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
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
你眼中有柔情千种
如脉脉春风 冰雪也消融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 烛影摇红
灯火缱绻
映照一双如画颜容
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
对面不识
恍然间思绪翻涌
望你白衣如旧
神色几分冰冻
谁知我心惶恐
也许我应该趁醉装疯
借你怀抱留一抹唇红
再将旧事轻歌慢诵
任旁人惊动
可我只能假笑扮从容
侧耳听那些情深意重
不去看你熟悉脸孔
只默默饮酒 多无动于衷
山门外 雪拂过白衣
又在指尖消融
负长剑 试问江湖诺大
该何去何从
今生至此 像个笑话一样
自己都嘲讽
一厢情愿 有始无终
若你早与他人两心同
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
难道看我失魂落魄
你竟然心动
所幸经年漂浮红尘中
这颗心已是千疮百孔
怎惧你以薄情为刃
添一道裂缝
又不会痛
不如将往事埋在风中
以长剑为碑 以霜雪为冢
此生若是错在相逢
求一个善终
孤身打马南屏旧桥边过
恰逢山雨来时雾蒙蒙
想起那年伞下轻拥
就像躺在桥索之上
做了一场梦
梦醒后跌落 粉身碎骨
无影亦无踪

眉间雪 - 晴愔
词:陆菱纱
曲:生命树
是不是 每种感情都不容沉溺放肆
交心淡如君子
只道是 那些无关风花雪月的相思
说来几人能知
院内冬初 昔年与你栽的桃树
叶落早做尘土
新雪来时 又将陈酒埋了几壶
盼你归来后对酌
穿过落雁修竹 看过月升日暮
你说有一日 总会名扬天下
实现你抱负
那时低头替你剑穗缠着新流苏
心愿未听清楚
还挂着流苏 是否应该满足
也为你缝好冬衣寄去书信
一两句叮嘱
该庆幸至远至疏你我还未至陌路
是时光从来残酷
最害怕 酒肆闲谈时候听见你名字
语气七分熟识
回过神 笑问何方大侠姓名竟不知
笑容有多讽刺
斟酒独酌 细雪纷纷覆上眉目
清寒已然入骨
还忆最初 有你扯过衣袖轻拂
笑说雪融似泪珠
曾经相伴相护 说着 初心不负
想起某一日陪你策马同游
闹市中漫步
那时正逢扬州三月桃花铺满路
神情难免恍惚
江湖的尽头 是否只剩孤独
都怪我玲珑心思执念
太过以尘网自缚
前方太辽阔若问此去应去向何处
把来路当做归途
桃树下 那年落雪为你唱一段乐府
信了 人不如故
只如今 茫茫大雪之中等着谁回顾
明知无人回顾
谁能初心不负
白衣
词:Darsity
曲:河图
编曲:河图
谁曾在城门深雨中,寻觅过我
雕得古拙的山水,夜把明月照
我留下传唱的歌谣多少
奉旨而挥的笔墨,每为罗绮消
谁懂我的潦倒谁又知我的骄傲
谁曾在烟花巷陌里,等待过我
开了又败的花墙,只剩下斑驳
我曾与过谁在花下欢笑
青瓷如水的女子,宁静中微笑
岁月静凋时才知道已不复年少
风吹开枯叶抖落了空蝉
掉在了开满牡丹的庭院
台上唱歌还要挂着珠帘
怎么可能让我的笔惊艳
这白衣 是平凡 也习惯
新词一夜唱了八九遍;
换了断弦琵琶再复返;
对酒当歌长亭晚;
品其中味 一成不变。
这白衣 是羁绊 是疲倦
杯空杯满谁将酒打翻
抛了乱卷换我醉中仙
就算看不清眼前
谁风雨不改红楼游,载不动悲愁
满座诗赋换热酒,此局棋怎走
尘香露花莹流连珠帘后
黄土尘尘何辽阔,难再听前奏
淡看秋雨凄凄功名佳人伴今宵
风吹开枯叶抖落了空蝉
掉在了开满牡丹的庭院
台上唱歌还要挂着珠帘
怎么可能让我的笔惊艳
这白衣 是平凡 也习惯
新词一夜唱了八九遍
换了断弦琵琶再复返
对酒当歌长亭晚
品其中味 一成不变
这白衣 是永远 也瞬间
今夜的灯油已经烧干;
故事我还没写完一半;
过去谁帮我杜撰;
一步踏尽一树白
一桥轻雨一伞开
一梦黄粱一壶酒
一身白衣一生裁
这白衣 是平凡 也习惯
新词一夜唱了八九遍
换了断弦琵琶再复返
对酒当歌长亭晚
品其中味 一成不变
这白衣 是永远 也瞬间
今夜的灯油已经烧干;
故事我还没写完一半;
过去谁帮我杜撰。
倾尽天下
作词:Finale 作曲:河图
演唱:河图
刀戟声共丝竹沙哑
谁带你看城外厮杀
七重纱衣 血溅了白纱
兵临城下六军不发
谁知再见已是 生死无话
当时缠过红线千匝
一念之差为人作嫁
那道伤疤 谁的旧伤疤
还能不动声色饮茶
踏碎这一场 盛世烟花
血染江山的画
怎敌你眉间 一点朱砂
覆了天下也罢
始终不过 一场繁华
碧血染就桃花
只想再见 你泪如雨下
听刀剑喑哑
高楼奄奄一息 倾塌
是说一生命犯桃花
谁为你算的那一卦
最是无瑕 风流不假
画楼西畔反弹琵琶
暖风处处 谁心猿意马
色授魂与颠倒容华
兀自不肯相对照蜡
说爱折花 不爱青梅竹马
到头来算的那一卦
终是为你 覆了天下
明月照亮天涯
最后谁又 得到了蒹葭
江山嘶鸣战马
怀抱中那 寂静的喧哗
风过天地肃杀
容华谢后 君临天下
登上九重宝塔
看一夜 流星飒沓
回到那一刹那
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
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 天地浩大
回到那一刹那
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
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 天地浩大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 天地浩大
凤凰劫 - 河图
有没有剩下回望的时间
再看我一眼 我分不清天边
是红云还是你燃起的火焰
哪一世才是终点 彻悟却说不出再见
有没有剩下燃尽的流年
羽化成思念 是尘缘还是梦魇
是劫灰还是你燃起的炊烟
哪一念才能不
灭 是涅磐还是永生眷念
幻化成西天星光是你轮回的终点
寂灭到永生沙漏流转了多少时间
你在三途河边凝望我来生的容颜
我种下曼佗罗让前世的回忆深陷
多少离别才能点燃梧桐枝的火焰
我在尘世间走过了多少个五百年
曼佗罗花开时谁还能够记起从前
谁应了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
有没有剩下燃尽的流年
羽化成思念 是尘缘还是梦魇
是劫灰还是你升起的炊烟
哪一念才能不灭 是涅磐还是永生眷念
幻化成西天星光是你轮回的终点
寂灭到永生沙漏流转了多少时间
你在三途河边凝望我来生的容颜
我种下曼佗罗让前世的回忆深陷
多少离别才能点燃梧桐枝的火焰
我在尘世间走过了多少个五百年
曼佗罗花开时谁还能够记起从前
谁应了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

相关专题: 歌词 绝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