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加缪鼠疫经典句子实话 加缪写鼠疫时的背景

加缪于年已开始研究瘟疫问题。但真正引发他创作的,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战祸一起,法西斯席卷西欧,巴黎沦陷后加缪被迫离开,他先到里昂,后到阿尔及利亚奥兰。而年至年期间,阿尔及利亚正广泛流行瘟疫。战争带来的灾祸与恶势力的猖獗,国际民主阵营与法国抵抗力量的全力抗击,都投射到了《鼠疫》中。

《鼠疫》年表:

1月,加缪从法国里昂返回阿尔及利亚奥兰市,到一所接纳犹太子女的学校教了一段时间书。奥兰市就是《鼠疫》的背景。
同年2月,《西西弗神话》完稿后,受《白鲸》影响,加缪开始构思《鼠疫》,他在《介绍海尔曼 麦尔维尔》中写道:“这是人所能想像出来的最为惊心动魄的一个神话,写人对抗恶的搏斗,写这种不可抗拒的逻辑,终将培养起正义的人;他首先起来反对造物主,再反对他的同胞和他自身。”

《鼠疫》完成。

6月,《鼠疫》出版。加缪被授予批评家大奖。

加缪鼠疫经典句子实话 加缪写鼠疫时的背景

关于加缪的《鼠疫》和《瘟疫》

鼠疫》(La Peste),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作家加缪的小说,台湾译作《瘟疫》。年出版,被视作加缪的代表作之一。

内容讲述阿尔及利亚的奥兰发生瘟疫,突如其来的瘟疫让人不知所措。政客狂妄无知,掩饰诿过,甚至想利用灾难来获取利益,原来过著委靡不振生活的小人物,凭著黑市门路,为人民带来各种禁品,突然成为了城中的风云人物;小百姓恐慌无助、自私贪婪,每天都只是过著颓废生活。瘟疫城市被重重封锁,无人能够自由进出,被困在城中的人民,朝思暮想着住在城外的亲朋好友,一位到城公干的记者,被迫过著无亲无友的生活,只有寄望参与自愿队消磨时间。主角Riaux医师这时挺身而出救助病人,与一些同道成了莫逆之交,不过自己的妻子却远在疗养院,生死未卜。这部小说所表达的人生观是自己的生命已经不再重要,群体的生命才有意义,个人的利益已经不具意义,群体的利益才具意义。

加缪《局外人》的译本郭宏安和柳鸣九的那个好些?《鼠疫》呢?求指点推荐

不废话,先对比一下局外人两个译本的最后一段
郭译本:
他走了之后,我平静下来。我累极了,一下子扑到床上。我认为我是睡着了,因为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满天星斗照在我的脸上。田野上的声音一直传到我的耳畔。夜的气味,土地的气味,海盐的气味,使我的两鬓感到清凉。这沉睡的夏夜的奇妙安静,像潮水一般浸透我的全身。这时,长夜将尽,汽笛叫了起来。它宣告有些人踏上旅途,要去一个从此和我无关痛痒的世界。很久以来,我第一次想起了妈妈。我觉得我明白了为什么她要在晚年又找了个“未婚夫”,为什么她又玩起了“重新再来”的游戏。那边,那边也一样,在一个个生命将尽的养老院周围,夜晚如同一段令人伤感的时刻。妈妈已经离死亡那么近了,该是感到了解脱,准备把一切再重新过一遍。任何人,任何人也没有权利哭她。我也是,我也感到准备好把一切再过一遍。好像这巨大的愤怒清除了我精神上的痛苦,也使我失去希望。面对着充满信息和星斗的夜,我第一次向这个世界的动人的冷漠敞开了心扉。我体验到这个世界如此像我,如此友爱,我觉得我过去曾经是幸福的,我现在仍然是幸福的。为了把一切都做得完善,为了使我感到不那么孤独,我还希望处决我的那一天有很多人来观看,希望他们对我报以仇恨的喊叫声。

柳译本:
他走了以后,我也就静下来了。我筋疲力尽,扑倒在床上。我认为我是睡着了,因为醒来时我发现满天星光扫落在我脸上。田野上万籁作响,直传到我耳际。夜的气味,土地的气味,海水的气味,使我两鬓生凉。这夏夜奇妙的安静像潮水一样浸透了我的全身。这时,黑夜将尽,汽笛鸣叫起来了,它宣告着世人将开始新的行程,他们要去的天地从此与我永远无关痛痒。很久以来,我第一次想起了妈妈。我似乎理解了她为什么要在晚年找一个“未婚夫”,为什么又玩起了“重新开始”的游戏。那边,那边也一样,在一个生命凄然而逝的养老院的周围,夜晚就像是一个令人伤感的间隙。如此接近死亡,妈妈一定感受到了解脱,因而准备再重新过一遍。任何人,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哭她。而我,我现在也感到自己准备好把一切再过一遍。好像刚才这场怒火清除了我心里的痛苦,掏空了我的七情六欲一样,现在我面对着这个充满了星光和默示的夜,第一次向这个冷漠的世界敞开了我的心扉。我体验到这个世界如此像我,如此友爱融洽,觉得自己过去曾经是幸福的,现在仍然是幸福的。为了善始善终,功德圆满,为了不感到自己属于另类,我期望处决我的那天,有很多人前来看热闹,他们都向我发出仇恨的叫喊声。

首先,柳鸣九的译本貌似是有两个硬伤,(呃,先说明下本人不懂法文,只是对照过其他几个中译本和日文译本,英文译本。。。)一是,‘海水的气味’,原著应该是“盐”。(这问题不大)二是“这个冷漠的世界”,原著应是“这温柔而冷漠的世界”(这个比较严重)。除了这几个地方柳译的还是很不错的,上海译文出的书也比较可靠。所以结论是两个版本都挺好,不过如果你在意这些瑕疵就买郭的吧,比较准确。但个人最喜欢徐和瑾的译本,因为是加缪的启蒙书嘛~建议也考虑一下。

<鼠疫>的话,最经典的版本就是顾方济 / 徐志仁的译本吧,这个,我只读过这一个版本(我是从图书馆借的80年代旧书,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没法对比,不过感觉译得真心不错,嗯,倒是也见过其他人译的,但一看连主人公名都跟我记忆中的不一样,果断懒得往下读了。。。

个人感受,仅供参考,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相关专题: 加缪 鼠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