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颜回的经典句子 《论语》中所有关于“颜回(颜渊)”的语句

1、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春秋孔子论语·雍也》

译文:孔子说:“颜回的品质是多么高尚啊!一箪饭,一瓢水,住在简陋的小屋里,别人都忍受不了这种穷困清苦,颜回却没有改变他好学的乐趣。颜回的品质是多么高尚啊!”

2、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春秋孔子《论语·颜渊》

译文:颜渊问怎样做才是仁。孔子说:“克制自己,一切都照着礼的要求去做,这就是仁。一旦这样做了,天下的一切就都归于仁了。实行仁德,完全在于自己,难道还在于别人吗?”颜渊说:“请问实行仁的条目。”

孔子说:“不合于礼的不要看,不合于礼的不要听,不合于礼的不要说,不合于礼的不要做。”颜渊说:“我虽然愚笨,也要照您的这些话去做。”

3、颜渊死,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吾从大夫之后,不可徒行也。” ——春秋孔子《论语·先进》

译文:颜渊死,颜路请求孔子卖了车子(给颜渊)买椁。孔子说:“有没有才能也各说说自己的儿子,要是孔鲤死了,有棺而无椁,我也不步行给他买椁。

4、颜渊问为邦。子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春秋孔子《论语》

译文:颜渊问怎样去治理国家。孔子道:“用夏朝的历法,坐殷朝的车子,戴周朝的礼帽,音乐就用韶和武。舍弃郑国的乐曲,斥退小人。郑国的乐曲靡曼淫秽,小人危险。”

5、颜渊、季路侍。子曰:“盍各言尔志?”子路曰:“愿车马衣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春秋孔子《论语·雍也第六》

译文:颜回、子路在孔子身边陪着。孔子说:“为什么不说说你们每个人的志向呢?”子路说:“愿将车马和裘衣和朋友共用,即使用坏了,也不遗憾。”

颜渊说:“愿不夸耀自己的好处、不宣扬自己的功劳。”子路说:“我们想听听老师您的愿望。”孔子说:“使老人能过得安适,使朋友信任我,使年轻人归依我。”

颜回的经典句子 《论语》中所有关于“颜回(颜渊)”的语句

孔子赞扬颜回的话也可以用来表现在五郎的心境

问题莫名其妙,孔子赞扬颜回很多,几乎没有怎么责备,唯一的责备就是说颜回是对他学问没有帮助的人。
最经典的是“贤哉回也,一箪(dan)食,一瓢饮,在陋巷(xiang),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孔子说:“颜回的品质是多么高尚啊!一箪饭,一瓢水,住在简陋的小屋里,别人都忍受不了这种穷困清苦,颜回却没有改变他好学的乐趣。颜回的品质是多么高尚啊!”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我不知道你深思过了没有?颜回的家很穷很穷,但颜回的才气最高,可为啥颜回的名声没有其他师兄弟高?为啥他最后会病死(穷死)???
”一口饭,一碗水,住在平民窟里,房子都挡不住风雨,就这样的环境都没有打扰到颜回的学习乐趣,这是怎样的一种境界,这里单单是指颜回的好学吗?“
1、找到了学习的乐:穷的那样,换做你我,第一要解决温饱问题,其次才是睡觉问题,最后是读书问题,但颜回呢?卑劣的环境、胃病的痛都不能左右他学习的心,安于贫困,乐于道义,这就是他找到了他的乐,如孔子说的”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2、安贫乐道:孔子的所有学习和教学,不都是安贫乐道吗?孔子最出名的一句“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他的那些弟子,谁做到了?只有颜回;
关于我说的两个问题,都是孔子太爱颜回了,不舍得让他出去做官,他是把颜回当成了孔门的接班人,结果,他没有考虑到,人的身体是有极限的,颜回的早死,就是穷死,饿死的。

论语中和颜回(颜渊)有关的语句

《为政第二》篇(2.9)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公冶长第五》篇(5.9)子谓子贡曰:“女与回也孰愈?”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一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
(5.26)颜渊、季路侍。子曰:”盍各言尔志?“ 子路曰:”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蔽之而无憾。“ 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 子路曰:”愿闻子之志!“ 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雍也第六》篇(6.3)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
(6.7)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
(6.11)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述而第七》篇(7.11)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
《子罕第九》篇(9.11)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末由也已。”
(9.21)子谓颜渊曰:“惜乎!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
《先进第十一》篇(11.3)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
(11.7)季康子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
(11.8)颜渊死,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吾从大夫之后,不可徒行也。”
(11.9)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11.10)颜渊死,子哭之恸。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
(11.11)颜渊死,门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颜渊第十二》篇(12.1)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颜渊曰:“请问其目。” 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相关专题: 论语 孔子